返回 第二版:要闻

桐树坑的四次反围剿

阅读数:863    本文字数:1565

国民党浙保四团围剿桐树坑

国民党反动派曾先后四次派重兵“围剿”桐树坑,但均以失败而告终。

 

第一次“围剿”是1944年9月。桐树坑面目较红的党员大部撤往四明山后,国民党顽固派仍念念不忘踏平这个红色堡垒。1944年9月的一天,黄岩县长周俊甫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带着军警100余人,由辛敏达在前面带路,杀气腾腾地扑向桐树坑村,扬言“不‘剿’清共党誓不回城”。当周俊甫到达寮前,先头部队向他报告“桐树坑山高林密,地势险要,山中好像有游击队(其实是放牛娃)”时,这位县长本来就色厉内荏,听了报告后更是不禁心惊肉跳,进退两难,不敢再前进,决定当晚就在寮前宿营,看看动静,第二天再到桐树坑召开保民大会。桐树坑党支部得到消息,随即动员全村青壮男女上山隐蔽。次日上午,周俊甫带着部队摸进桐树坑,村里的男女青壮年早已不见了踪影。周俊甫见没有一个人前来开会,就派人挨家挨户地喊叫,最后只叫来了不到十个老年人及妇女。会场人数虽然不多,但周俊甫县长的威风却丝毫不减,放开嗓门狂嚎:“当共党的——杀!”“通共党的——杀!”一连串喊了许多“杀”字,接着又说:“别看共党神出鬼没在山上活动,我们有枪炮可以打到山里。”说罢,叫人朝山上放了几个枪榴弹,意思是要老百姓相信他们的威力。这时有几个老人说:“官长,我们听不懂,回家去了。”说着一个个都退出会场。周俊甫也自觉没趣,带着队伍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
第二次是1945年9月份。1945年7月26日,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在云和召开浙东“绥靖”会议,将永乐黄边界地区包括黄岩的乌岩、小坑至半岭堂以西地区划为浙东绥靖第五“清剿”区,任命浙保第三纵队司令裘时杰为指挥官,设指挥部于枫林镇,调集浙保二、四两个团,以及永嘉、乐清、温岭等县地方团队共2000余人,向永乐游击根据地发起猖狂进攻。同时,命设指挥部于临海的第四“清剿”区指挥官罗浩指挥保安独立第七大队、外海水警局第三大队、战区别动支队和黄岩、临海、仙居三县自卫队2000余人协同作战,对永乐总队实施堵“剿”,严密封锁。面对敌人的猖狂“围剿”,永乐总队于8月21日、9月4日至6日,分别召开干部会议,分析了当前敌情,决定北上,跳出敌人包围圈,分散行动,相机歼敌。9月23日,国民党黄岩县自卫大队得知永乐总队第一中队驻扎在桐树坑,即由大队长郑国明率领三个中队,分两路扑向桐树坑村。当敌军到达时,仇雪清率第一中队已于两小时前离开驻地桐树坑,经太湖山,前往乐清湾海岛,与原在那里的海上大队联合行动。仇雪清离开桐树坑前,将永乐黄边区的地方工作和陈清波、叶小东等5个地区工作人员移交给新到任的中共大荆区特派员郑伦。11月,桐树坑党支部正式隶属于浙南地区党组织领导。

第三次是1947年10月份。桐树坑作为解放战争时期黄岩西南乡的革命根据地,革命烽火越烧越旺,并呈燎原之势,向四周扩展,国民党反动派把桐树坑党支部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必欲拔之而后快。1947年2月23日,国民党陆军少将、括苍绥靖处处长吴万玉,带领两个中队从永嘉枫林出发,兵分两路“清剿”永乐黄边地区。由于个别群众没有避上山去,有1人被抓往枫林。1947年10月19日,国民党黄岩县特务秘书李岳带领军警150余人,袭击桐树坑,由于受到特务蒋圣宽的欺骗,两名群众被捕。

第四次是1948年3月份。1948年3月14日,黄岩的反动武装会同浙保四团,又对桐树坑进行“清剿”,全部烧毁了我党和游击队活动场所——叠石堂庙的七间房子。此外,敌人还有多次小型“清剿”。在反“清剿”过程中,由于桐树坑党支部的坚强领导,农会、妇女会和农民自卫队积极配合,广大人民群众支持,他们实行坚壁清野,与敌人开展捉迷藏。当有敌情时,桐树坑村的党员和群众白天放哨劳动,夜宿深山茅棚,与敌周旋,尽管每次“清剿”,敌人都砸了或掠去了部分财物,抓走了一些老人和妇女,但桐树坑党支部的战斗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,反而在战斗中不断成熟、壮大。桐树坑党支部就象一块磐石,牢牢扎根在高山顶上,成为“高山上的坚强堡垒”。

(中共黄岩区委党史研究室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