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三版:三水文苑
分享

寻访老同学

   本文字数:1243

◆张和喜

 

高中毕业之后的22年一直未曾与同学H见面,不久前偶然发现他的号码,试着拨过去,果真是他,同在沪城,相隔十八公里。昨日是周五,我决定下班后去看他。他依然如初,身材干练挺拔,精神十足,除了印象中的性格沉稳外,更多了几份成熟、帅气与书卷味道。

席间,我得知他起初受一位同事的影响考研,结果他考上了,同事半途而废。研究生毕业后,他来到上海。一切都自己打拼,如今在上海已有两套房产。初来时与高中同学Q一起,举目无亲,无处投宿,两人竟然在七莘公路旁扔石子度夜。

后来同学H去了海外,背着双肩包徒步非洲大地,用流利的英语与黑人交流。他很想退休后写下自己的人生,写那些难忘的过往。

现在,他刚入手的新房正在装修,老家还在砌房。既考虑年逾七旬的父母将来需要人在老家照应,也考虑到逐渐长大的孩子回到老家有个栖身之地,还考虑到自己将来退休了可以回老家安度晚年。

同学H在家排行老三。大哥结婚那年,他带媳妇回去过年,本想借钱买房的,没曾想不但没好开口,而且帮家里还掉一万多元的外债。大哥砌房结婚欠下的工钱,大姐在老家县城买房,大哥在T城买房,都向他这个老三借钱,而且他出的是“大头”。说到这里,他特别强调,甚是感激爱人与岳父岳母,他们非常通情达理。

他曾在结婚时当着父母与表哥表嫂的面讲起求学的经历。还没讲完,母亲就泪流不止,表哥表嫂也不让他再说下去。

大一暑假之后要缴4600元的学费。他心里明白,家里没有这么多钱。自己在南京做家教挣了600元,可是还有4000元的缺口怎么办?临近开学,他回了老家,母亲一人在家,父亲与哥哥随建筑队去了南京工地。自个儿觉得不好跟母亲开口,只好跟母亲说是要回南京了。母亲光是应诺,就是不问他“是不是要拿学费”。

回到南京,几经辗转找到父亲与哥哥待的工地。哥哥看见他过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可是一下子到哪里凑足4000元呢?一连三日,同学H都挤住在简陋的工棚里,一边等着父亲与哥哥想办法凑钱,一边在工地上干活挣钱。等到要回学校报到时,父亲与哥哥请工友们帮忙,东借西凑才弄到2000元。那天很晚,哥哥有些担心他到汉中门坐不到车,一直送他到车站,并且等他上了车才返回工地。剩下的2000元学费怎么办?他请宿舍里的好哥们把生活费借给了他。借的钱总得要还,于是同学H想方设法去金桥市场批发剃须刀、随身听,然后利用周末骑车到30公里之外的浦口校园兜售。做了两个月的销售,不但把借来的2000元还了,而且赚足了那学期的生活费。

现在回家,每每听到东家孩子西家娃打电话要家里打钱,不免生发感叹:“这些大学生真是娇生惯养,我们当初可是自己想办法挣钱。”

人这辈子,只要活着就要去奋斗,不怕吃苦,不怕受累,我们总会过上幸福生活。同学H的大哥便是最好的例证,初中毕业后就上了工程一线,并且不断追求进步,又是参加网络教育,又是报考二级建造师,现在已是T城一家地产公司的工程管理人员。同学H觉得大哥很了不起,其实他这个弟弟也很优秀。

此行与其说是寻访老同学,莫若说是叩问人生的蹊径。我告诉同学H,现在我每年初都给自己列下目标,不贪多,不求大,但是必定照着目标一个个去努力实现!